歡迎來清賢博客,專業的蘇州SEO公司、蘇州SEO培訓、蘇州網絡營銷、蘇州網絡營銷服務!
咨詢,就免費贈送網站診斷方案書當前位置: 主頁 > 網絡雜談 >
網絡雜談
聯系我們
電話咨詢:15951007670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蘇州高新區新城花園酒店旁

快播案庭審記錄 王欣辯護律師吊打公訴人

作者/整理:qingxian 來源:互聯網 2016-01-14

      1月8日,備受關注的深圳快播公司涉黃案在北京市海淀法院開庭審理,快播CEO王欣、事業部總經理吳銘、事業部副總經理張克東、事業部副總經理兼市場部總監牛文舉出庭接受審理。面對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的指控,王欣和快播3名高層均否認控罪,認為自己無罪,截至今日晚間,庭審階段已經結束,在持續兩日的庭審過程中,有哪些不容錯過的要點?
 
  第一回合
 
  公訴人問:快播是否具有發布、上傳、搜索淫穢視頻的功能功能?
 
  王欣:快播不具備傳統意義上的上傳、搜索、發布功能,它的作用僅僅是給視頻編碼、編號,發布的功能是由第三方管理員實現的,只有這樣才能讓外界看到、然后傳播,所以快播不具備傳播屬性。
 
  快播播放器像一個傳統DVD,可以播放各種碟片,可以播用戶自己的,也可以播放別人的。
 
  快播的主營業務是播放器業務、游戲業務和機頂盒業務,根據資訊廣告或者和搜索引擎的合作以及會員的收入盈利。
 
  張克東:快播沒有發布淫穢視頻,都是網站管理者發布的,而且是通過110系統的審核,才能上傳。快播軟件提供下載,而使用快播的這些網站,站長要手工選擇、共享文件,獲取編碼,然后發布,快播在這其中只負責編碼這部分操作,其他不參與。快播其實只是提取特征碼,站長才是真正發布的人。
 
  我們是P2P模式,這種模式可以極大節省服務器帶寬支出,減少站長的運營成本。
 
  公訴人:淫穢視頻傳播的行為和主體當然是快播,這跟緩存文件是不是可視的沒有關系,跟站長把視頻傳到網上也沒有什么關系。
 
  被告人主觀上對于傳播淫穢視頻是明知的,但是王欣對淫穢視頻的態度是快播沒義務管理,通過快播的行動也可以印證這種態度。
 
  第二回合
 
  公訴人問: 如何解釋查獲的四臺服務器中抽檢視頻70%為淫穢內容?快播是否明知其中有淫穢視頻仍放任不管?
 
  王欣:服務器中的淫穢視頻僅僅是緩存數據文件而已,緩存加速服務器只是為了加速播放,是行業通用方法,提高服務質量,用戶卡頓的時候,補充帶寬,減少卡頓。緩存服務器存儲的是視頻碎片,一個單純的碎片。
 
  緩存服務器存儲的是電子數據而不是視頻文件,快播不能能否憑借視頻編碼就知道視頻的內容。
 
  公訴人:法律不強人所難,但是快播連最基本的都沒有做到。快播對淫穢視頻的監管體現在哪里?效果在哪?有辯護人說我們對技術定罪,公訴人從不是對技術定罪,只是對行為定罪!快播這么大公司,對于服務器的視頻,拷貝出來判斷下就這么難嗎?
 
  第三回合
 
  公訴人問: 快播有沒有采取相關措施屏蔽淫穢視頻?快播是否明知其中有淫穢視頻仍放任不管?
 
  王欣:快播用內部有110系統過濾不良信息,同時還有舉報方式,關鍵詞篩選是主動的,由網監部門提供,經常更新。用戶舉報是被動的。效果還是不錯的。屏蔽了多少視頻不知道,網站有上千個(四千多個)。深圳網監提供的(需要屏蔽的)域名、網站,是不能進入緩存服務器的。
 
  但是我們有義務去做110系統,因為色情對青少年影響很大,基于這種義務,我們才去做的。
 
  公訴人:快播公司在2012年和2013年連續受到了行政處罰。快播在第一次處罰中明確表示整改,但是又被處罰,證明快播存在“明知”問題。
 
  第四回合
 
  公訴人問: 快播明知有用戶利用軟件觀看傳播淫穢視頻,為什么不轉型?
 
  辯護人:公訴人一直在很激動地問快播為啥不會轉型?這個與常識相悖!技術本身是中性的,是沒有標簽的,沒有良性和惡性的。我們手機天天都能收到詐騙信息,為什么中國移動不轉型?
 
  還有百度云,網易云,這個云那個云的,為什么不去關停百度公司?
 
  王欣:我們不具備做內容的基因,做技術不可恥,堅持做技術的人很難得。
 
  第五回合
 
  公訴人問: 快播到底是否屬于互聯網信息服務企業?還是軟件企業?是否從淫穢視頻中獲利?
 
  王欣:軟件技術提供商,他沒有內容,不算內容平臺商。我們不經營內容,跟優酷土豆不一樣,我們是技術性公司,一直在為中國的技術做工作。
 
  約炮不可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貨不能成就淘寶的今天。滿足小眾的需求不能成為主流。色情網站不是互聯網的主流,快播不可能依靠淫穢視頻這種小眾需求來獲利,不信你找兩個色情網站給我看看。
 
  公訴人:快播一共才屏蔽了四千多個網站,比例太少。
 
  辯護人:公訴人說快播一共才屏蔽了四千多個網站,比例太少,但我們認為已經不少了,去年一年的時間,掃黃打非辦查處的色情網站也不過422家。
 
  辯護人:快播在監管方面,有沒有受到政府部門的獎勵或表揚?
 
  王欣:十八大期間,受到深圳網監的表揚。
 
  公訴人:多名快播員工都表示自己知道有淫穢視頻,所以快播主觀是明知的,放任故意淫穢視頻傳播。
 
  王欣:你說快播員工明知道有淫穢視頻,我想說,他們膽子真大,快播給了他們什么好處?快播那么多員工周末、節假日加班,按照公訴人的意思,快播的員工是拼著命違法?
 
  辯護人:淫穢視頻如何鑒定?你的工作量和工作時間什么情況?
 
  鑒定人:我鑒定過太多了,這種視頻隨便一拖,肯定就是那種畫面。領導拿過來多少,我看多少,(一共)2萬多個視頻吧,一天至少看600部,最多800部,但600部是我的底線。
 
  下面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精彩細節:
 
  快播公司及4名高管否認犯罪
 
  針對公訴人對快播公司的指控,快播公司訴訟代表認為,快播公司不承認起訴書的指控,快播公司本身是無罪的,公司從成立以來到關閉都是技術研發的 .
 
  王欣認為自己和快播公司都不構成犯罪,對于指控的事實也有意見,認為快播不具備傳播屬性 .不認為軟件具有發布、搜索、下載功能。
 
  快播播放器開發了五六年時間,是全能型播放器,只要是視頻文件都能打開。播放器本身無法分辨播放的是不是淫穢視頻,這個技術全世界都做不到 .
 
  公訴人:用戶用快播點播網絡在線淫穢視頻你知道嗎?
 
  王欣:個別用戶會點擊淫穢視頻,快播無法辨別用戶是在線播放還是本地播放。
 
  王欣表示,技術上不能杜絕淫穢視頻,但實際上快播研發了110系統。
 
  公訴人:明知管不了淫穢視頻,為什么公司不轉型?
 
  王欣:我們公司不具備做內容的基因;其次,做技術并不可恥,堅持做技術的人很難得,為什么要去轉型?
 
  公訴人:淫穢視頻發布者為什么選擇快播的系統來發布?
 
  王欣:因為我們的播放效果非常好,很多年打不開的視頻都可以打開。
 
  吳銘接受詢問,稱起訴書所指控內容完全不符合事實。認為那4臺服務器根本就不是快播的服務器。里面的視頻不知道是誰的,看起訴書都覺得挺好笑的。并稱110系統運行的挺好,網監還發了獎狀。
 
  張克東到庭接受詢問,快播是一個開放平臺,誰都可以用。我們對熱門內容進行緩存,不識別內容是不是非法。世界上沒有一種技術可以識別緩存服務器上的文件是不是淫穢視頻。快播播放器本身沒有發布功能。
 
  張克東稱110系統從2011年就開始做了。王欣要求不能和淫穢視頻沾上邊,110系統不間斷運行。
 
  牛文舉到庭接受詢問,不認同起訴書中的指控內容。稱自己只是個執行者,只負責執行。不是公司股東,沒有參與過分紅和公司分成,只領工資。所以不認同指控。
 
  被告人和公訴人“切磋”互聯網技術知識…
 
  公訴人:通過搜索快播+淫穢關鍵詞比通過搜索百度+淫穢關鍵詞的結果要多,這個結果也比搜索暴風影音+淫穢關鍵詞的結果要多。
 
  王欣:毫無意義,你也可以通過搜索QQ+淫穢關鍵詞,看看有多少結果。
 
  公訴人:本案犯罪主體是快播公司,王欣是負責人,有不可推卸責任。快播公司以技術開發為中心,多年來,只管技術,不問內容,使得快播成為和淫穢視頻有掛鉤關系。 即便快播關閉后,仍然有很多通過快播搜索淫穢視頻。對于王欣,建議判十年以上,并處罰金。
 
  王欣:公訴人列舉了這么多證據,在我看來存在很多邏輯錯誤,互聯網常識錯誤,以及偏見。公訴人通過搜索關鍵字說明快播和色情網站有關系,這是不合理的。色情網站不是互聯網的主流,不信你找兩個色情網站給我看看。約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貨也不能成就淘寶的今天。
 
  為什么每次證據提取的視頻數量都不一樣,即便有第四次提取,色情視頻可能也越來越多,即便全部是色情視頻,這意味著什么,這意味著中國有多少人同時在看色情視頻?這合乎邏輯嗎?這明顯不合乎邏輯。
 
  張克東:110那個系統是一直在工作的,屏蔽了絕大部分色情內容,這不能說明我們弱化管理。
 
  辯護人:公訴方的證據不能證明快播公司主動進行傳播淫穢視頻 ,因為快播公司也不可能主動傳播,不具備發布、上傳和搜索功能。視頻搜索是通過搜索引擎進行的,絕大部分是百度,這是客觀事實。
 
  淫穢視頻的來源和快播公司無關。快播播放器不是信息服務,只是一種播放工具 ,不存在服務內容,也沒有網絡存儲空間。
 
  不能因為有人用菜刀殺人了,就說菜刀公司有罪 .不能因為說有人用電腦犯罪,那就說電腦公司犯罪,如果這個邏輯成立,那么社會必定大亂!
 
  為什不轉型
 
  快播CEO王欣: 公訴人說我們的盈利都來自于色情視頻是對我們的偏見。要知道,色情網站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,小眾的用戶不能成就大事,就像約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貨不能成就淘寶的今天一樣。
 
  王欣律師: 公訴人老是問快播為什不轉型?那就我問問,我們手機里老是收到詐騙短信,怎么沒讓中國移動轉型啊?
 
  公訴人:在多年以來,快播以“只問技術,不問內容為借口”,對于系統內的淫穢視頻不聞不問,只是快播和淫穢視頻基本現成了一個掛鉤的關系。
 
  公訴人: 如今點對點的播放技術已經發展到一定程度,很多公司都已經涉及,但是為什么只有快播公司做到了現在的規模?快播在對問題心知肚明時,采取鴕鳥政策,躲避責任蒙混過關。希望被告人不要用互聯網原罪去搪塞,能夠用你們的專長做一些你們應當有的貢獻。
 
  服務器問題
 
  案件中最重要的物證就是被查獲的四臺服務器,后北京市公安局從服務器中提取了25175個視頻文件進行鑒定,認定其中屬于淫穢視頻的文件為21251個。
 
  而辯方律師則從程序的角度否定四臺服務器的證明力。稱扣押服務器的手續不全,鑒定程序也有瑕疵,因此不能排除服務器里的數據被篡改、輸入及被污染的,不能證明里面的數據都是快播公司的緩存數據。
 
  辯護人一直詢問公訴人,怎么證明鑒定的四臺服務器就是查獲的4臺,怎么證明查獲的這四臺就是送到鑒定的四臺?不拿出證據,我們就不信。“刑事案件的舉證權在公訴人,必須保證證據嚴絲合縫”。而公訴人則一再強調:“鑒定是在公安機關的全程監視下進行的。”
 
  “常識性錯誤和偏見”
 
  在辯護階段,王欣做了自我辯護,稱公訴人所列的證據有很多常識性的錯誤和偏見。
 
  公訴人提供了很多人證,說快播公司的許多員工反映快播知道這個播放器傳播淫穢視頻。王欣認為快播的工資在同行業里只能算中等,員工們不可能在明知道這是犯罪還在公司工作。王欣還舉了一個例子,稱員工中有一位斯坦福的畢業生。“他為什么要冒那么大風險,明知道違法還加入快播公司,我認為有邏輯問題。”
 
  王欣還稱:“公訴人列舉的證據中,服務器中提取的文件一次比一次多,而且越來越多,如果真有這么大比例的色情視頻,意味著中國有多少網民在看色情網站,這不符合邏輯。”
 
  否認潛逃韓國
 
  此外,王欣認為自己并沒有潛逃到韓國,他先去了香港,后前往韓國是去散心釣魚,因為那個時候被診斷有抑郁癥。主審法官問王欣,此前,王欣在香港逗留時,已經有北京警方聯絡他,要求他回北京協助調查,他為何沒有回過北京。王欣稱當時身體狀態很差,無法配合調查。

       轉載自網絡,如有侵權請聯系博主刪除
她也撸_AV在线视频成人社区,男人的AV天堂,曰本a在线天堂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